[那些年QQ约过的女人](05)作者:零度思念-淫荡人妻 
首页  »  淫荡人妻  »  [那些年QQ约过的女人](05)作者:零度思念
[那些年QQ约过的女人](05)作者:零度思念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轮官网:www.hhlsq02.com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9482
 

                第五章
 
  我认识凤儿比花花稍晚了一点,她和我是一个省城的老乡,在Z城的服装厂 上班,她初中未毕业便到Z城打工,渐渐的带出了自己的一班队伍,说是上班, 其实她更像一个包工的负责人,工厂接到订单以后,会下发给凤儿,而她自己带 十几个人负责生产,从生产到管理完全是她一个人负责,所以很辛苦,有时加班 要到晚上十点钟,甚至更晚,其实那时候和她交往也是抱着结婚生子的目的去的, 只是由于相隔两地,再加上后来认识了我现在的妻子,最后无疾而终。
 
  那时候由于家里催婚催的紧,所以网络上遇到一些合适的,我也都会抱着一 些真诚的心去对待,凤儿就是其中之一,在和她网络上聊了一段时间之后,彼此 觉得互有好感,尤其是在和凤儿视频之后,觉得她长得和我的初恋女友特别的像, 然后彼此留下了手机号码,而让我更加对她有好感的事情是在那年初秋。
 
  记得那年秋天,S城的天气比以往特别的凉,凤儿打电话给我,告诉我她带 她的母亲在S城的一家肿瘤医院看病,由于没带身份证,无法到旅馆登记住宿, 问我是否可以借我的身份证登记住宿,毕竟那时候认识也没多久,所以犹豫着是 否借给她,在考虑再三之后还是心存顾虑,便告诉她,我正在上班,身份证没带 在身上,让她如果能等的话待我下班之后送给她,凤儿说她再想其他办法,如果 实在没办法再跟我联系,后面我适时地会给凤儿去个关心的短信,凤儿也都一一 回复,有时也会说在医院排队,不方便及时回复。
 
  挨到下班,吃完晚饭觉得甚是无聊,我给凤儿发了一个短信,试探性的问她 房子订到了没,她回复我已经找她在S城读大学的老乡帮忙订好了房间,然后我 又问了一些关于她母亲病情的事情,她告诉我医生说基本没什么大碍,给开了一 些药回去吃一段,下次再来检查如没什么就基本上算是康复了,于是我便问现在 想和她见一面是否方便,她回复说太晚了,我说我乘地铁应该半个小时就能到, 在我的坚持下凤儿便同意了。
 
  于是我穿上外套便乘地铁前往,大约半个小时到了那家医院,我给凤儿打了 个电话说我到了,凤儿告诉我先等一会,等她妈妈睡下后便出来,等了十几分钟, 凤儿出来了,她身着一套休闲的黑色西装,里面是一件白色衬衫,胸前的一对大 乳房将衬衫顶起两个大蒙古包,屁股即丰满又翘挺。
 
  随后我们沿着街道一边漫步着,一边聊着天,街道两边摆着许多的摊贩,正 是灯火通明的时候,我们漫步于陌生的人群之中,俨然一对谈情说爱的情侣,大 约走了十多分钟的路程,我便对凤儿说:「时间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吧,你妈妈 还等着你照顾呢。」凤儿对我点了点头,于是我们折返身往回走去,到了地铁口, 我让凤儿先回去,我要看着她回去,她却推脱着让我先进地铁入口,在推辞几番 之后,还是我先进地铁站,在我进地铁站的时候,我是一步一回头,充满了不舍, 在我就要进站的时候,最后凤儿冲我挥了挥手便转身走了,我看着她渐渐远去的 身影才依依不舍的进了站。
 
  接下来的一个多月,我们经常联系,不仅仅局限于在QQ上,更多的会电话 联系,给对方鼓励和安慰,甚至在她晚上下班后视频聊天,我很喜欢她刚刚沐浴 过穿着睡衣的样子,非常的甜美和可人。
 
  在一个月后的一个周五下午,凤儿打电话告诉我,她的母亲今天复查了,医 生说基本上康复了,过一会她要送她的母亲上车返回老家,我让她在车站等我一 会,我过去送送你们,然后给公司请了假便乘车过去,当然在出发之前也不忘给 她的母亲买了点营养品。
 
  到了车站以后,发现在她们母女二人身边还有一个男子在跑前跟后的伺候着, 凤儿赶忙给我们做了介绍,原来那个男子就是她们同村在S城上大学的老乡,那 个男子一直怀着不友好的目光看着我,我将给阿姨买的礼品递给凤儿,凤儿和我 客套了一番便结下了,那个男子看我给阿姨买了这么贵重的礼品,忙着去买了三 瓶水,给了阿姨和凤儿一人一瓶,自己拧开盖子喝了一瓶,唯独没给我买。 
  没过多久,阿姨的车便来了,我们一起将阿姨送到了车上,然后我给司机交 代了一番,阿姨看我跑钱忙后的伺候着,拉着我的手嘴里一个劲的说着感激的话, 没多久车要开了,我们三人下了车,回到候车室凤儿对那个男子说,你回去吧, 今天也麻烦你一天了,可是那个男子就是不走,出去转一圈又冒出来,害得我和 凤儿都不能好好的聊天,最后迫不得已凤儿伏在我耳边说,让我们偷偷溜到二楼 的候车室。
 
  到了二楼找了个不起眼的位置,我们肩并着肩坐了下来,心中暗想终于甩掉 了那个尾巴,凤儿告诉我那个男子曾经找她借过她几百块钱,到现在也没还,不 知是不是又想找她借钱,让我不用理他,而也就是这次凤儿说她妈妈到S城看病 花了她几年来几乎所有的积蓄,她妈妈说等她出嫁了到时候一并归还,那一刻我 觉得凤儿是多么的不容易、多么的孝顺,人生中如果能娶到这样的女子是多么的 幸运,在聊天的不经意中我发现凤儿的手受伤了,我问凤儿是怎么回事,凤儿告 诉我是在生产中不小心被机器碰到的,我怜惜的将她的手抓在自己的手中,对她 百般呵护,并叮嘱她以后一定要小心,凤儿没有一点反抗的意思,那只小手就一 直被我这样握着。
 
  大约一个钟头以后,正当我们聊得热火朝天的时候,那个男子犹如阴魂不散 的鬼魂一样又出现在我们的面前,凤儿也不耐烦的让他赶紧回学校去,为了故意 气他,我们竟然同喝那个男子买的饮料,最后那个男子觉得无趣便悻悻的离开了, 可是我们没聊多久他又出现了,由于凤儿的车也快要发车了,凤儿便对我说: 「不如我们随便走走吧。」于是我们便起身离开,在人群中穿梭终于甩开了那个 男子。
 
  在一个僻静处,我们一起靠在护栏上,时间很快到了凤儿车即将开车的时间, 我犹豫着是否要对凤儿表示些什么,但是我始终没能张开口,凤儿也一直在期待 着,就在即将发车的那一刻,我鼓足了勇气将凤儿拥入怀中,然后对她说:「路 上注意安全,到了给我打个电话。」那时身边的一切仿佛都静止了,一切的话语 都显得那么多余,我们就那样拥抱了几分钟,最后凤儿踏上了会Z城的汽车,当 车子发动出发的时候,凤儿再车窗那里一个劲的朝我挥手,随着车子驶离车站, 我看见凤儿的眼里似乎飘洒着一丝泪花,我在心中也暗骂自己,为什么不能再多 迈出一步,以前的那种勇气都哪去了,这一分别,不知何日才会有相见的日子。 
  在接下来的日子,我们虽然会互通电话,甚至是视频,但我们始终没有捅破 那层窗户纸,由于她的母亲已经完全康复,凤儿不用再到S城,所以我们再也没 有见面的机会,我渴望见她的心越来越强烈,我也曾试探性的问她,我去Z城找 她玩好不好,但凤儿推脱说最近很忙,越是见不到,想见面的心越强烈,最后我 下定决心,自己私自到Z城找她,等到了再给她一个惊喜。
 
  在一个周末的下午,我踏上了开往Z城的汽车,一个多小时后汽车驶进了Z 城的车站,下了车我给凤儿打了一个电话,告诉她我已在Z城的汽车站,问她怎 样乘车到她的工厂,凤儿听了之后,吃惊之余有不无埋怨的口气说道:「你怎么 不打声招呼就跑过来了,我现在厂子里忙乱的很,你先在那等着,我看能不能抽 开身去接你。」说完便挂了电话。
 
  在等了一个多小时后仍不见凤儿的踪影,给凤儿打电话却已关机,那时已经 是冬天,北风呼呼的刮着,我的心瞬间凉了下来,心想看来是我自己自作多情了, 再不来我得赶紧找个旅馆住下,我在心中一秒一秒的默数着,那一刻真正的感觉 到什么是度日如年,不,应该是度秒如年的滋味,夜渐渐的深了下来,正当我要 绝望的时候,我看到远处一个模糊的女孩的身影,边走还边四处张望着,我心想 或许是凤儿,便迎了上去,走近一看果真是凤儿。
 
  凤儿见到我之后说:「你怎么也不提前打声招呼,我好不容易才抽开身出来, 走到半路手机还没电了,快走吧,该冻坏了吧。」说完拦了一辆出租车便往她的 工厂赶去。
 
  大约半个小时便到了她的工厂所在地,那是一个乡镇,有好多的服装厂,而 她们就租住在工厂附近的居民楼里,凤儿把我领到她住的地方的时候,她的那些 小姐妹都还在加班,凤儿自己独住一个单独的套间,里面卫生间什么的一应俱全, 把东西放好之后,凤儿便领我到街上的小饭馆吃饭。
 
  刚推开门,外面已经下去了雨夹雪,凤儿拿了一把雨伞撑开,然后我们一起 走入纷纷的雨雪之中,由于伞很小,我们只能紧挨着在一起,我能清新的闻到凤 儿身上的香气,那是少女身上特有的体香,我内心有着一种冲动,一只手撑着雨 伞,另一只手轻轻的揽着她的腰,凤儿没有反抗,然后我们找了一家比较干净的 小饭馆。
 
  由于过了晚饭时间,里面的客人不是很多,进去之后要了一个包间,冬天最 好的御寒的美食当属火锅,我们点了一个特色火锅,因为我们都是中北部的人, 所以那里不管男性,还是女性都能整点白的,所以又要了一瓶白酒,酒菜上齐之 后便开始吃喝了起来,虽然在见面之前有很多话想说,但现在却一句也说不出口, 我们就这么静静的吃着、喝着,随着酒菜下肚,再加上空调的原因,凤儿的小脸 变得红晕起来,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诱人。
 
  一餐饭吃了近一个小时,然后我们起身结账走人,来到门口一看,外面早已 不知什么时候飘起了鹅毛大雪,地上也已经积起了一层白白的雪,我问凤儿: 「附近有没有什么旅馆之类的。」凤儿说:「这儿旅馆的条件很差,而且还不安 全,你还是到我那将就一下吧。」于是我撑开伞和她一起钻入漫天大雪之中,在 我们的身后也会留下两排深深的脚印,当时心想,真的希望能和她这样在风风雨 雨中走下去。
 
  回到她住的地方,凤儿从柜子里给我拿了一床新的被褥铺好,然后转身对我 说:「你先洗洗睡吧,我还要到厂里看看。」我说:「现在天那么黑了,又下着 大雪,我送你吧。」凤儿说:「不用,这条路我来来回回都走了好几年了。」说 完便转身离开了。
 
  我到卫生间洗了洗热水澡,还特别得关照了我的小弟弟,反反复复的洗的干 干净净,想着今晚要和凤儿同睡一张床,内心那个激动呀,鸡巴马上翘了起来, 看着自己硬挺的鸡巴,用手拍了拍,心中说:「老弟,今晚好好犒劳你,到时你 可要争气呀。」然后将上衣穿上,下身只穿一件三角短裤,正准备去洗内衣的时 候,看到盆子里放着凤儿换洗下的内衣,我偷偷瞄了一眼门外,确定凤儿还没回 来之后,像做贼一样,拿起她的胸罩在鼻子上闻了闻,一股淡淡的少女奶香味沁 入鼻腔,然后有将她的小内内拿起来看了看,内裤的底端还有一点点淡黄色的浸 渍,正当我出神的想将内裤放在鼻子上闻的时候,凤儿突然推门而入,卫生间的 门正对着外面的门,我的举动尽收凤儿眼底,凤儿咳嗽了一声说:「我回来了, 怎么还没睡呢。」吓得我手一哆嗦,赶忙将内裤扔到盆子里。
 
  我站起身对凤儿说:「我洗完澡,想找个盆子洗衣服,所以就。」而我下身 只穿了一件内裤,凤儿瞟了我一眼裤裆支起的帐篷,脸颊绯红,然后对我说: 「我来给你找,你洗洗先睡吧。」说完给我找了一个盆子便走了出去,经过我身 边时不经意的朝我那里又瞟了瞟。
 
  我将下身又套了一件洗好衣服便出来了,凤儿拿了睡衣进去洗澡,我钻进被 窝,一股股清香扑面而来,差不多快三十分钟了,凤儿还没有进来,我躺在床上 想,这妞不会在卫生间自慰了吧,怎么那么久,脑海中幻想着她光着身子的情景, 刚软下去的鸡巴又一次抬起了头。
 
  一刻钟以后,凤儿走进了卧室,身着一套粉色卡通全棉睡衣,胸前一对大乳 房将睡衣撑得鼓鼓的,随着走动,大乳房也随之跳跃着,我盯着她看了很久,凤 儿发现我在看她,然后说:「你怎么还不睡,都几点了。」为了掩饰自己,我说: 「我这人认床,一时半会睡不着。」凤儿吹干了头发后便关了灯,在我的身侧钻 进了另一床被子。
 
  我们都静静的躺着,假装睡着了,谁也不说一句话,其实我们又怎么可能睡 得着,孤男寡女共处一室,闭着眼睛想着各自的心事,过了半个小时,我悄悄的 伸出一只手,慢慢的向凤儿的被窝靠近,而凤儿此时也和我做着同样的事情,刚 好两只手碰在了一起,然后有瞬间的分开,就这样五次三番之后,当再一次碰触 在一起的时候,我再也没有让那只柔嫩的小手从我的手边逃离,紧紧的握着,凤 儿象征性的反抗了几下之后,也就任由我抓着她的小手。
 
  握了一会,我再也按耐不住掀开被子的一角,将凤儿拉入我的怀中,让她面 朝着我,紧紧的抱着她,凤儿嘴里娇呼着:「不要这样,我们。」然后挣扎了几 下,透过窗外的灯光,我看到凤儿的脸颊飞上一朵红霞,一脸娇羞的依偎在我的 怀中,不敢看我,我们都清楚下一刻将要发生什么,呼吸变得都急促起来。 
  小姑娘柔嫩的身体,火热的体温和那特有的香味侵袭而来,傲人的双峰在此 时紧紧的顶在了我的胸膛,我顿时脑子嗡了一下,一瞬间压抑的火苗变成了滔天 的火海,我用手抬起了凤儿的下巴,一张大嘴向凤儿的香唇袭去,朝着那柔嫩诱 人的樱桃小口就吻了下来,凤儿显得极为生疏,用那樱桃小口胡乱的亲着我,吸 吮着小姑娘那青涩清甜的味道。凤儿本能的呻吟了一下,喘息立刻变得急促起来, 我一边狠狠的摸着她细腰上洁白的肌,肤一边吻着她,努力了半天才翘开了凤儿 紧闭的贝齿,舌头游到了她的嘴内肆意的品尝着她那清香无比的味道。
 
  柔软的丁香小舌带着几分的青涩,却又大胆主动,在我含住她的小舌尖吸吮 了一会之后,凤儿颤抖中开始有一点的迎合,丁香小舌木讷的回应着我热烈的挑 逗,那种青涩至极的感觉让我几乎要疯了,抱着怀中的娇躯,大手胡乱的抚摸着 她的后腰,感受着一对饱满嫩乳在胸前磨蹭的感觉,我肆意的和她舌吻着,品尝 着凤儿那青涩的味道,凤儿在我的引导之下也渐渐的放开,那柔嫩的小舌头偶尔 的撩拨都会带给我莫大的快感。
 
  长长的湿吻,口水啧啧的声音,空气中两条舌头激烈的纠缠着,贪婪的吸吮 着彼此的味道,如此猛烈的一个激吻让凤儿只能发出呜呜的喘气声,那微弱的声 线极其紊乱,听在耳里简直就是最好的挑逗,抱在一起,热烈的亲吻到彼此都要 窒息的时候,我这才不舍的放过她,不过却是继续的舔着她柔嫩的嘴唇,凤儿闭 着眼「啊」了一声,枕在了我的胸膛上回味着刚才那激荡的滋味,俊俏的小脸上 都是满足的陶醉。
 
  看着怀里娇羞而又火辣的凤儿,我忍不住在她的娇吟中搂住了她的小腰,一 边舔着她发丝下发烫的小耳朵,一边喘着粗气说:「你好美啊,我好喜欢你。」 凤儿听了我的话之后顿时俏面绯红,媚眼如丝的看了我一眼,颤抖的身体温顺的 任由我的摆布,耳边那又湿又热的舔弄让她感觉到混身的骨头都有一种无力的酥 软,凤儿发育得真不错,饱满的翘臀结实又富有弹性,隔着裤子都能感觉到那一 份柔嫩,我顿时爽得「噢」了一声,一双大手按耐不住的摸到了她平坦的小腹, 粗鲁的舔着她一头细长的青丝。
 
  「啊……这样……好痒……啊……」凤儿娇媚的喘息着,饱满的乳房随着呼 吸而起伏着。
 
  我双手搂住了她的腰让她后背紧贴到自己的胸膛上,大嘴不客气的开始啃咬 着小姑娘雪白的脖子,在那细嫩的肌肤上品尝着这身体青春动人的味道,「啊… …」凤儿情不自禁的呻吟了一声,当我的嘴带着特有的粗糙吻过自己的脖子,粗 重的气息吹拂着每一个兴奋的毛孔时,那种极端强烈的挑逗让她感觉心脏都要为 之停滞了,凤儿不安的扭动着,眼里迷离的水雾越发的浓郁,雪白细嫩的香肩, 带着少女特有的那种芬芳,我毫不客气的吻了上去,肆意的舔着这肌肤散发的诱 惑。
 
  我边吻着她的肩膀,一边试探性的往上摸去,当双手摸到乳房的边缘之时, 凤儿混身一僵,闭着眼咬着银牙,却又握紧了小拳头压抑住了想去遮拦的本能, 我一边吻着她的粉茎,一边用双手脱去了她的睡衣,此时凤儿上身已经真空了, 洁白的玉背上没任何的东西遮羞,我狠狠的咽了一下口水,将她本能护住丰乳, 而又根本这挡不住那对乳房的小手慢慢的拉开,凤儿不敢睁开眼睛,小手微微的 抵抗了两下还是任由我温柔的拉开,羞怯的将那傲人的双峰呈现在了我的眼前。 
  好漂亮啊,我心中不禁暗叹,就像是两个圆润的大碗一样,即浑圆饱满,又 没那种成熟女人夸张的丰腴,那挺翘的饱满之中蕴涵着让人疯狂的弹性,两个雪 白的乳房此时随着呼吸而上下起伏着,那结实的抖动带着无尽的诱惑让我呼吸都 感到困难,小小的乳头就像是一颗鲜嫩的樱桃一样,柔嫩嫩的粉红透着让人疯狂 的青涩,乳晕小得几乎肉眼看不见,可爱的粉嫩表示着它主人的不成熟,可点缀 在这饱满的乳房上却又透着强烈的反差对比,这种对比顿时让我更是疯狂。 
  我直感觉口干舌燥,忍不住从后猛的握住了这对丰满的乳房,握上的一瞬间, 那极端的弹性和结实让我都感觉震惊无比了,好结实、好有弹性、好饱满啊,此 时我的脑子嗡嗡做响,手已经控制不住握着这对宝贝开始揉弄起来。凤儿直觉得 脖子发酸,胸前被揉动时传来的那异常酥痒的感觉,阵阵的美妙让身体不安的扭 动起来,即使在洗澡时也曾自己好奇的摸过,可那感觉与眼前体会到的根本不能 相比。我爱不释手的揉弄着,几乎是肆意的把这对漂亮的乳房揉成各种的形状, 我兴奋的把玩着,使得凤儿的身子已经越来越软了,伴随着急促的呼吸已经是瘫 软在了我的身上,羞怯的没有说话,却是挺起了酥胸迎合我的玩弄。
 
  把玩了一会玉乳,我起身放开凤儿,迫不及待的去脱她的睡裤,一用力连同 里面的内裤一把扯了下来,然后飞快的脱光自己身上的衣物,当内裤除去的一刹 那,已经坚硬充血的大鸡巴顿时高昂的弹了起来,坚硬得就像是钢铁一般,凤儿 顿时感觉脑子僵了一下,呼吸都不太顺畅了,即羞怯的不想去看这男人丑陋的鸡 巴,可好奇却又唆使她本能的睁开眼睛,去打量着这让她心跳无法控制的鸡巴, 此时我们二人已经是坦诚相见了。
 
  看着床上玉体横陈的凤儿,我一把将她抱在了怀里,猛的又吻上了那柔嫩动 人的小嘴,凤儿嘤咛了一声,开始回应着,我粗糙的手抚摸过肌肤似乎是在释放 着一直压抑的欲火,凤儿的娇躯渐渐的在我的怀里软了下来,丁香小舌的回应也 渐渐的热烈起来,一阵啧啧做响的热吻,嘴唇分开的时候,凤儿已经娇喘吁吁, 我的一双手又攀上了那傲人的双峰,使劲的揉弄着,同时嘴不停的亲吻着她的脖 子,耳朵,香肩,双重的挑逗之下凤儿已经意乱情迷了,娇喘之余感觉身子一阵 阵的发烫,双腿中间一阵的湿热,又带着几丝不安的痒意。
 
  亲吻、揉搓了许久以后,我的一只手由乳房上撤出,然后划过平坦的小腹, 然后落在她的一双玉腿之上,来回的抚摸着,最后又滑向凤儿的双腿之间,那里 早已是洪水泛滥,泥泞不堪,我肆意的揉弄着一对美乳,亲吻着她的香肩,我猛 的张开大口含住了一个大乳房,拼命的吸吮着,最后含住了一颗粉嫩的乳头,有 时用舌尖沿着乳晕打着圈,有时又会用牙齿轻咬着乳头,凤儿「啊」的叫了一声, 这种舌头略带粗糙的挑逗,瞬间让她的身体如触了电一般,开始不安的颤抖起来, 粉嫩的乳头很快就充血变硬,变得越发的可人。
 
  我品尝了好久,才依依不舍的抬起头,此时这对饱满的乳房上已经尽是我的 口水和吻痕了,「啊……好舒服……呀……好痒……啊」发出了阵阵的动情的呻 吟声。
 
  看着身下娇喘连连、媚眼如丝的凤儿,我爱怜的亲吻着她,抚慰着她,慢慢 的分开了她雪白的双腿,羞怯的闭上了双眼,修长的双腿在僵硬中颤抖着打开了, 未经开发的两片阴唇犹如两片合拢在一起的花瓣一样,看着这诱人的美景,彻底 的点燃了我压抑许久的情欲,雪白的双腿被拉成了M字形,将雪白的屁股几乎朝 天般的展现出来,凤儿害羞的「啊」了一声,马上闭上眼不敢再去看自己淫秽的 姿势,或许因为晚上喝了酒的关系,否则让她摆出这么荒淫的姿势,这是绝不可 能的事。
 
  阴户因为紧张而分泌出更多的淫水,甚至都可以感觉到小小的阴唇和那迷人 的嫩肉伴随着呼吸而不停地收缩着,我看得欲火中烧,迫不及待的握住大鸡巴套 弄了几下,龟头慢慢的在她的肉缝里磨蹭了几下,坚硬的鸡巴对准了她阴唇中间 那个我向往已久的小穴,异常火热的鸡巴抵上来的那一刻,凤儿顿时混身一颤, 呼吸急促之中粉眉微微的皱起,似乎是在等待着那对于她意味深重的一疼。 
  我吻着凤儿发红的小脸对她说:「宝贝,我要进来了,要是疼你就叫出来。」 说完我腰上一用力,鸡巴刺了进去,凤儿「啊」的一声长叫,瞬间被侵入的感觉, 受不了刺激凤儿嘤咛出来,粉眉微微的皱起,尽管不适应,却也未感觉到传说中 那异常的疼痛,刚才的前戏已经带来了充足的润滑,龟头浸没在了她的小肉缝内, 我舒服得倒抽了一口凉气,那强烈的紧凑感从四面八方传过来,美妙的感觉差点 让我立马缴枪,我低头吻着她颤抖的嘴唇,在她热烈的回吻之下双手抱住了她僵 硬的小腰,慢慢的往上顶着,龟头每挤进一点都能感觉到她的玉体的颤抖,这时 我感觉龟头遇到了阻碍,薄薄的肉膜带着坚硬的弹性阻止着我的继续插入。 
  为了缓解凤儿的紧张心理,我一边亲吻着她的敏感地带,一边和她说着情话, 看着她紧锁的眉宇渐渐的舒展开来,我的腰部猛一用力,整根鸡巴全根没入, 「啊……」,凤儿疼痛的一声尖叫,粉眉紧锁,眼眶里的泪水在不停打转着,娇 美的身躯颤抖不已,那环住我的玉臂抱得更是用力,瞬间的结合,紧紧的插入了 她身体的最深处,甚至龟头都能感觉到她阴道深处的颤抖,舒服得我犹如进了极 乐世界一样,我赶紧手口并用的爱抚着她,亲吻这她诱人的身体和那让人疯狂的 美乳,强忍着处女美穴带来的冲动,温柔的挑逗着她内心深处的欲望。
 
  在我的一番挑逗之下,凤儿的哭泣慢慢的低了下来,嘴里开始发出若有若无 的轻哼,开苞的疼痛过后有一种难言的酥麻开始侵袭着她敏感的身体,直到我再 次狠狠的吸吮她小小的乳头时,凤儿再也控制不住「啊」的叫了一声,下身也不 停的扭动起来,得到如此讯号,我立刻抱着她的小腰,开始用九浅一深的缓慢节 奏,试探性的抽插起来,还不时地直起腰来看着二人的结合处,此时眼前淫秽的 场景让我极是兴奋,插在她体内的鸡巴更是跳动了几下。
 
  随着缓慢的抽插带出一丝丝的爱液,爱液中还夹杂着丝丝的处女血,体会到 了男欢女爱的美妙,凤儿情动的哼了一声,感觉她已经慢慢的适应,我抓住了她 的小腰,开始加快了抽插的节奏,大鸡巴发出啧啧的水声,一下又一下的拍打着 她雪白的嫩臀,插入的时候那撞击的声音异常的响亮,响彻了整个房间,伴随着 凤儿的叫床声和我急促的喘息声,奏响了一曲欢爱的乐章。
 
  「啊……好……好深……啊……好爽……啊」凤儿动情的呻吟着,细微的疼 痛早已被性爱的快感所淹没,由于凤儿的身材不高,属于小鸟依人的类型,我猛 的把她一抱就成了熊抱的姿势,让她双腿紧紧的夹住我的腰,凤儿也双手本能的 勾住了我的脖子,我双手托着她的大屁股,下到床下以站立的姿势冲刺着,我一 边疯狂的抽送着,一边抽打着凤儿的屁股,在疯狂的抽插几百下之后,凤儿的阴 道内壁一阵阵的收缩,壁肉紧紧的箍着我的鸡巴,那感觉如上天了一般,凤儿嘴 里不断的娇喘着,浑身抽搐着,嘴里直呼:「啊……到了……要飞了……偶…… 太爽了……啊……不要……不要……再动了……嗷……嗷……」凤儿一声沉重的 娇吟,整个身躯都颤栗着,一股股滚烫的阴精喷薄而出,浇在我的龟头上。 
  受到如此的刺激,我抽出了自己的鸡巴,然后将凤儿压在了胯下,在酒精的 刺激下,将自己的鸡巴在她的肉洞中疯狂抽插,里面的嫩肉随着鸡巴的抽插不断 的翻进翻出,我插得越来越疯狂,凤儿嘴里嗷嗷的叫着,几十下之后我感觉到精 关大开,马眼一麻,滚烫而又浓密的精液喷薄而出,射的凤儿的阴道一阵阵收缩。 
  那一夜我们疯狂的索取,凤儿也从中体会到其中的乐趣,直到后来我的鸡巴 无法再勃起,凤儿也一直把玩着,早晨晨勃的时候,凤儿又主动坐在我的身上弄 了一次,接下来的日子,由于她不方便,我几乎每个周末都会到她那里过夜。 
  后来凤儿觉得每次这样往返不太方便,便要我跟随她负责管理方面的事儿, 那时我也不想成为一个吃软饭的人,最终拒绝了她,想劝服她跟随我以前发展, 最后我们的关系闹得很僵,在吵了几次之后谁都没有让步,最终我们的关系也不 及而终。
 
  再后来我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她给了我无尽的温柔,并且给我带来一个可爱 的儿子,虽然后来偶有联系,但一直互不服软,她最终嫁了她们村的一个男孩, 随着我们彼此都有了自己的家庭,我们的联系也渐渐地少了。
 
              【未完待续】


我要啦免费统计